天天添夭天啪天天谢 日日久久天天综合网 夭天曰天天躁天天摸

<acronym id="wloj4"></acronym>

        1. <td id="wloj4"><ruby id="wloj4"></ruby></td>
          您的位置: 首頁>橋山擷英>文學天地>正文
          雙龍煤業穆海宏散文——他在雪地里打滾
          發布時間:2020-11-27 15:41:51 來源: 作者: 點擊:

          山風呼嘯,他在雪地里費力前行,寒冷已經讓他幾次感覺將要沉沉睡去,但他知道,在前方肯定會有一個村莊,那里有溫暖的熱炕、善良的人們和足以果腹的飯菜,黃昏前他必須到達,他不能死去,不能在這寒冷的冬日里讓自己無聲地消失在異鄉。雪掩埋了路,右腿的傷口被寒冷撕裂地已經沒了感覺,單薄的衣衫緊裹著瘦弱的身軀,他已經走了整整一天,疲憊讓他忘記了疼痛。

          我還有氣,我還能走,他不停自己說。

          他聞到了熟悉的煙火味,冰冷的太陽掛在西邊的天上,在不遠處,似乎從窯洞的熱炕上傳出笑聲,他拄著棍子,慢慢地挪動,那條傷腿已經完全不聽使喚,那是他幾天前在一個破窯洞里生火取暖睡著后被燒傷的,再加上后來的凍傷和感染,整條小腿上已經找不到一塊完整的地方。

          再堅持堅持,他抓起一把雪,捏成團塞進嘴里,寒冷瞬間從腹中彌漫開來,他打了一個激靈,用那條木棍代替了傷腿,笨拙的跛著像極了一只在雪地里覓食的斑鳩。到了,他看到孤零零的老樹越來越多,空氣中也稍有了點溫暖,可再也走不動了,他倒在雪地里,打著滾朝坡下滾去。

          當他醒來的時候,自己正躺在一個破窯洞的干草堆里,他忘記了昨晚自己最后是如何來到這里,雪白的陽光灑在雪上,將一絲溫暖折到干草堆上,他想動動,但全身已經不聽使喚,饑餓已經讓他毫無了力氣,稍喘幾口氣后,他扭轉頭,伸嘴咬住一片干草的葉子用力的咀嚼后咽下去,一片又一片,周邊的干草葉子已經被他全部嚼完,身上似乎才有了點力氣,他轉動著身子,干草堆在身下嘩嘩作響。

          來為牲口取干草的人首先發現了他,緊跟著,很多的人圍了過來,他們縮著手,說著他聽不明白的話,但他看得出,他們的眼里沒有絲毫惡意,片刻后,一名中年婦女端著一碗冒著熱氣的小米湯遞給他,他接過碗,一口氣喝了個干凈,身上有了力氣,腿傷便開始肆虐著他的每一根神經,他忍不住的呻吟起來,一名中年人湊了過來,看了看他的傷腿,回頭和其他人說了幾句話,大家都紛紛搖頭,唉聲嘆氣。

          中午時分,幾個孩子湊了過來,用好奇的眼神盯著他看,個子較高的男孩從棉襖口袋里掏出一個燒熟的土豆遞給了他,他來不及剝皮,囫圇吞了下去,孩子們哈哈笑著散去,也許我是個可憐的動物吧,他在想。

          天快要黑的時候,又來了幾個人,他們沒有說話,將干草堆挪的遠遠的,他頓時恐懼的盯著他們,直到他們在地上鋪平后將他抬上去,又抱來一堆干柴,為破窯洞里生了火,周圍慢慢的溫暖了起來,他們將口袋里的土豆埋到熱灰里面,圍繞著火堆滿聲的說話,直到土豆的香味開始蔓延,他們將土豆從火堆里一個個的撥到他的腳下,看著他吃到打嗝,直到外面已經傳來了一聲雞叫,人群才四散離去。

          他突然感覺到自己很冷,牙也不停使喚的打著顫,疼痛似乎減輕了一些,但卻冷的讓他不停的顫抖,全身如同火炭一樣的燙,慢慢地他便什么也看不見,聽不著了。

          等他再醒來的時候,火堆上吊著一個鐵缸子,里面咕嘟咕嘟的冒著熱氣,他聞到那是生姜的味道,整條傷腿也被一條舊棉布包了起來,疼痛減輕了很多,地上扔了一堆沾著血水的棉花,他想動,可動不了。

          他也不記得過了多少天了,他漸漸的聽明白了他們說的一些話,腿上每天都會有人來為他打開棉布,抹上不知是用什么做的草藥膏,腫得透明的傷也逐漸慢慢在消退,顯露出來腳腕和腳踝,除了在每天打開棉布時幾乎已經沒了疼痛。

          夜里,總會有不同的人來,起先只是圍著火堆說話,現在每到夜里,來的人總是帶著一種長條形的牌,幾個人圍在一起玩著他看不懂的游戲,他每次都喜歡坐著身子,大家笑他也笑,大家喊他也喊。

          年到了,他的腿傷結了厚厚的痂,有人給他說,等痂都掉了就沒事了,一個多月的日子里,他有了足以抵御寒冷的衣裳,雖然破舊不堪、布滿補丁,月盡那天,一名老婦人帶著剃頭刀將他如同氈片一樣的頭發剃光,為他扣上一頂有些不合大小的棉帽子,下午的時候,幾名孩子來到破窯洞跟前,為已經用木柴搭成的門口貼上了火紅的春聯。

          等村里傳來第一聲爆竹的時候,他探起身子,目光所及之處,大門口都掛了紅紅的燈籠,他忍不住抽泣起來,在遙遠的遠方,一場百年不遇的洪水讓他失去了所有的親人,撿了一條命的他走過數不清的大山,見過數不清的人,乞討到數不清的食物,身上留下了數不清的傷痕,狗咬的、跌倒的以及差點讓他失去性命的燒傷。

          外面傳來了叫不上,第一個人為他送來一小碗菜,他看到,最上面蓋著一片薄薄的肉片,緊接著,很多人都來了,粉條、豆腐、年糕還有他從未見過和吃過的東西,一個小酒壺里面飄出了濃烈香味,他們還是習慣的圍在火堆旁,陪他一直到一聲雞叫后,才各自散去。

          冰雪全部已經融化,每天他都會準備被鳥叫聲喚醒,寒冷已經遠去,陽光也溫暖了很多,他的腿傷也完全愈合,只是留下了一大片的疤痕,春天來了,他每天都要去一戶人家,看到什么就干什么,夜里了,繼續住到破窯洞里,他在墻上密密麻麻的畫上了數不清的杠杠,40戶人家,他每天都在不同的人家勞作,每次回來,都在墻上畫一道記號,他叫他們叔叔嬸嬸、爺爺奶奶、哥哥姐姐,學會了趕牲口、犁地、收割莊稼和打場。

          他要離開了,再有一個冬天來臨的時候,下了厚厚的雪,那天夜里,他將剩下的窩窩頭和土豆裝進袋子,背在背上,拿著來時的那條棍子,一步一步地趁著夜色走出了村,然后轉過頭跪倒在地重重地磕了三個頭后轉身離去消失在了黎明的暮色之中。

          那娃,有良心哩。

          不知道他最后回到他家里了沒有?

          要不是咱們膽子大,敢用那偏方,這娃就怕要死在咱村里了。

          你去那爛窯洞里再看看,娃在墻上畫的記號還在哩。

          哎,也不知道這娃過好了沒有?

          那娃,是咱村的娃。

          多年后,在南國的他,想再去一次那里,在厚厚的雪地里笑著打個滾。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   郵編:727307 技術支持:黃陵礦業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陜ICP備案05006082號-1

          <acronym id="wloj4"></acronym>

              1. <td id="wloj4"><ruby id="wloj4"></ruby></td>

                天天添夭天啪天天谢 日日久久天天综合网 夭天曰天天躁天天摸

                国产精品一区二区